假赛对于体育产业的伤害,电竞作为新型体育项目应格外警惕
芦文正 2020-08-12 17:14:05 27 人民电竞
行业新闻

在传统体育领域,假赛一直都是“过街老鼠”一般的存在。假赛不仅破坏赛风赛纪,还违背了体育精神。


此外,在体育产业中,赛事一直都是驱动产业发展的核心动力,是产业的绝对上游。因为体育赛事,体育场馆才有了体育内容填充,体育培训才有了广阔的市场,体育博彩业也有了发展的基础。所以,当假赛出现,不仅观众对其不满,包括体育博彩平台在内的所有体育产业从业者,都会对假赛的行为恨之入骨。


图片.png


而就在最近,Newbee战队陷入假赛丑闻,目前上诉未果的Newbee也正式向CDA发送了律师函。由于电竞产业的发展几乎可以对标传统体育产业,体育产业中假赛和博彩的关系,或许可以作为他山之石,供电竞领域参考。


假赛存在的必然性


从定义上看,体育博彩是指针对尚未有结果的体育比赛进行猜测结果,并投注金钱赌输赢的合法或非法的赌博行为。而在中国的体育产业分类中,体育博彩的门类之一“体育彩票”,属于第八大类“其他与体育相关服务”中的第三小类,包括体育彩票的发行、管理和分销。


正是因为有了金钱作为赌注,体育博彩吸引了大量渴望通过体育知识储备赚取彩金的“懂球帝”,也吸引了虽然不看体育赛事但却有“赌徒心态”的人。同时,马克思那句名言“当利润达到50%的时候,有人敢于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100%时,他们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而当利润达到300%时,甚至连上绞刑架都豪不畏惧。”也在这个圈子得到了验证,不少运动员、裁判员都因为博彩带来的金钱利益,通过操纵比赛卷入了假赛丑闻。


图片.png


2005年,中国球星姚明在NBA带领球队在7局4胜的系列赛中2-0领先,但当值裁判多纳西参与赌球,让姚明和无数中国球迷饮恨。三年后,多纳西被调查,并最终在法庭上爆料了他操纵比赛的丑闻。


2016年,有调查称印度非法体育博彩市场每年能吸引到1500亿美元(约合9819亿元人民币)。印度板球国家队的一场比赛的赌资就达到2亿美元——非法体育博彩成了假赛滋生的沃土,当时印度的体育圈也出现了大量呼吁体育博彩合法化、公开化的声音。


诚然,为了非法体育博彩进行假赛的行为会对体育产生伤害。体育赛事最大的魅力在于不确定性,当比赛结果被操纵,体育赛事便失去了对观众的吸引力。


但不管是体育赛事的假赛还是电竞赛事的假赛,都可谓是“人性使然”。而且,体育赛事和电竞赛事的假赛并不容易界定,这也给了假赛“演员们”可乘之机。


假赛:体育产业前进路上的绊脚石


曾在身披国家队服出征08年奥运会的棒球运动员徐铮,目前在体育产业创业,还担纲MLB的解说。在他看来,假赛最大的问题,是欺骗自己。“假赛让体育赛事失去了正能量。体育本来是阳光、团队等正能量的载体,但如果这个假的东西多了,体育的魅力也会随之消失,体育就会失去市场。”


图片.png

棒球产业从业者、前国手徐铮


此外,假赛会让运动员突破道德底线。“我们应当树立一个规则,合理地商业化。假的东西出现了,人们就会本能地去怀疑一些东西,选择不相信。但体育产业发展到这个阶段,还是应该着重树立体育价值观念和体育道德观念,因此假赛从哪个角度看都不可取,不管是道德的角度还是市场的角度。”徐铮说。


“假赛和体育产业的关系,是绝对的死对头。”体育产业观察员歌舒如是说。在歌舒看来,体育的本质是强身健体,其最终目标,是在竞争中探索人类的生理极限,而假赛的目的是为了获利,与体育的目标背道而驰。


在歌舒看来,假赛对体育产业的伤害,首先体现在观众的流失上,没有人愿意观看假比赛;其次,假赛对于体育产业后继人才的进入,也会产生负面效应,没人看比赛,会让体育产业失去发展基础,会对市场造成伤害,进而也不利于体育产业吸引优秀人才的进入。


站在观众的角度上,假赛同样会让他们感到无聊。“有一次看足球比赛,双方都已经晋级了,但强行互相进了三个,打平,大球,让买了足彩的人觉得被算计了,而没买足彩的,也不会觉得这样的进球大战好看,因为显然只有进攻,没有防守。如果都是假赛,那体育赛事的观赏性就会大打折扣,观众也不是傻子,是不是假赛老球迷都能看出来。”体育观众张然如是说。


博彩:体育产业链上最痛恨假赛的环节之一


假赛的出现跟博彩的赔率和博彩平台提供的机制脱不了关系,但体育博彩应该为假赛的出现负全责吗?体育博彩和假赛的关系又是什么呢?


歌舒认为,体育博彩平台也不会喜欢假赛。“体育博彩公司的盘口,是基于对比赛双方真实实力对比的判断开出的能使体育博彩公司利益最大化的赔率,即使比赛双方实力对比悬殊,博彩公司也能通过对赔率的调整来确保自身盈利。但假赛的出现,使博彩公司公布赔率的先决条件——比赛双方真实实力对比这一基础不在。这种情况下,博彩公司无法确保自身能在比赛中盈利,同时,假赛的出现,还会导致彩民失去博彩的意愿,因此,基于上述两点,体育博彩公司也不喜欢假赛。”


体育博彩的存在在体育产业中的价值是什么呢?显而易见的是,体育博彩离钱最近,最能将体育产业的市场扩大。赌城拉斯维加斯的某个机构曾透露,过往十几年,赌城的体育博彩总量达到了50亿美元,而这也只是公开的、合法的体育博彩。当时业内流传一种说法是,非法博彩市场投注量或许能超过1000亿美元。


毫无疑问,博彩业如果想良性发展必然要走上公开透明的正途。但假赛却不会因为平台的合法与否消失或者继续存在——为了利益不惜冒险,这是人性的弱点。


图片.png


歌舒表示,体育博彩对于体育产业的作用,除了钱还有一方面,就是吸引了更多人关注体育赛事。“从一定程度来说,体育博彩对于扩大体育消费人口是有积极作用的,它是体育产业发展壮大的有力帮手。”


不过,歌舒也希望体育产业从业者警惕体育博彩的本质。“从哪方面看体育博彩本质上都是博彩,如果不合规发展,或许会反噬体育产业。若体育沦为博彩业的附庸,对于体育产业自身的发展不利。”


在歌舒眼里,体育博彩在体育产业有一定的存在价值,但人们既不应该过分夸大它对体育产业的积极作用,也不必过分强调它有可能对体育产业造成的伤害。规范体育博彩,最大化利用其积极效应,尽可能削弱其对体育产业发展造成的伤害,便是最好。


另一名体育产业观察员中石,对待博彩的态度和歌舒稍有不同。


“当我们批判假赛的时候,不能连同博彩业一起批判,这两件事应该分开看。体育博彩行业为体育产业贡献的价值,不应该因为假赛的出现被抹杀。而且正规博彩平台不会直接参与博彩,更不会容忍假赛。举个例子,米高梅作为一家国际知名的博彩平台,和北美五大体育联盟(NBA、NFL、MLB、NHL、MLS)均签订了合作协议,这也说明体育博彩平台在支持体育赛事的发展,而且这种合作根本不能等价于博彩公司和赛事联盟签约就会操作比赛,举世闻名的大牌博彩公司根本没有操作比赛的需求,一旦被曝光他们将遭遇灭顶之灾,得不偿失。”


前男篮主力大前锋马健也表示,假赛的定义在传统体育领域仍需论证,法律是对假赛做出约束的基础,道德底线也会在其中起作用。“博彩如果是合法经营,随着大数据采集、分析和推送信息越来越发达,传统赛事品牌肯定不会放弃这块潜在的机遇。”


相对于传统体育领域,电竞的假赛更难界定,博彩平台竞争也更激烈,疫情期间线上的管理方式和比赛方式,也给了很多选手打假赛的机会。但作为一名运动员,作为一名电竞选手,打假赛既不符合职业道德,也有违做人的原则。


假赛的危害在传统体育已经得到了无数次印证,电竞领域若想规避假赛的发生,又能做哪些工作呢?中石认为,可以做如下三点:“第一,建立长期、有效、权威的黑名单机制,一次假赛赔上整个职业生涯的重罚,能够让选手时刻警醒;第二,建立科学的审查机制,传统体育的反兴奋剂检测手段可以借鉴,瞳孔、心跳等生理数据也能帮助检测电竞选手的状态;第三,假赛的根源在于钱,当俱乐部和选手们的收入提高,收入稳定有保障,辅之以重罚的规定,恩威并施,选手自然不会去打假赛。”


而且,对标传统体育产业,站在电竞产业和生态的角度看,若因为假赛将合规的和不合规的博彩业都一棍子打死,对从业者和产业的发展,均会产生不利影响。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
收藏 0
0
0/200
全部评论